• <rp id="hcfus"></rp><rp id="hcfus"></rp>
  • <cite id="hcfus"></cite>

          1. 大師風采

            大師風采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大師風采 > 正文

            李鴻飛:風雨中的美麗

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17-01-02 19:48:13 閱讀次數:0 分享到:


                 


            李鴻飛接受中央電視臺采訪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李鴻飛,1973年生,安徽阜陽人,中式烹調高級技師,中國烹飪大師,中國徽菜大師,安徽烹飪大師,餐飲業國家級評委,中華金廚獎獲得者,曾獲2001年安徽省烹飪技術大賽個人賽熱菜金獎,2008年應臺北美食展組委會邀請,赴臺作徽菜技藝表演,現任安徽省烹飪協會副秘書長,阜陽市人社局烹飪技術鑒定委員會委員,阜陽白金漢宮大酒店行政總廚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學徒生活,痛并快樂著

            1973年11月,李鴻飛出生于阜陽市郊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。小時候的李鴻飛家境十分貧寒,一家人主要靠母親炸馓子的微薄收入維持生活,日子過得相當艱難。但小鴻飛卻并沒有自暴自棄,相反他卻聰穎過人,各門功課都很優秀。但貧困的家境還是難以負擔起兄弟姐妹四人的學費。1987年,十四歲的小鴻飛讀完小學后,不得不輟學了。

            1987年6月17日,是李鴻飛終生難忘的日子。這一天,父親為他收拾了幾件換洗衣服,領著他來到界首市“文化邨”酒館,開始了為期三年的學徒生涯。“文化邨”是阜陽歷史上的名店,不但僅生意好,還出過許多名師大廚。當時,該店由知名烹飪大師高智禮掌廚。也許正是這個原因,父親才把他送到這里,希望他將來也象高大師一樣,能成為一名身懷絕技烹飪大師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李鴻飛在制作菜肴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小鴻飛的學廚生涯充滿著艱辛與坎坷。剛進 “文化邨”酒館,誰也看不上這個初來乍到的“小不點”,但小鴻飛很快以他的勤快好學贏得了大家的信任。殺雞、殺魚、洗菜、涮碗這些堂前堂后的事,他樣樣都干,樣樣都做得麻利。為學好技術,他經常半夜爬起來,悄悄溜到后堂切菜、改刀花。為練刀功,他不知被菜刀傷過多少次,至今手上還留著傷疤。沒有上灶機會,他就用煤渣翻鍋,一翻就是好幾個小時。小鴻飛的勤學苦練精神也感動了向以廚風嚴謹聞名的高大師。他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堅信這個來自阜陽農村、憨厚得甚至連說話都有些木訥的“小家伙”,是塊值得精雕細琢的“璞玉”。他親授小鴻飛技藝,手把手地教他。拿刀手法、怎樣下刀、如何改刀、站立姿勢等,高大師一點不落、毫無保留地傳授給了小鴻飛。小鴻飛學著上灶,高大師就站在灶臺前,看他下料。就這樣,李鴻飛不但練就了一手扎實的基本功,而且案板、爐臺技術也越來越了得。“小不點”終于成了“文化邨”酒館名副其實的“大師傅”。

            對李鴻飛來說,三年的學徒生活是“痛并快樂著”。那時家里窮,沒錢租房,他就把兩張桌子拼在一起睡,早上起來再把桌子擺好。到了冬天,因為衣服少,被子薄,手腳都凍爛了。最讓小鴻飛難以忍受的是,由于年齡小,沒出過遠門,在店里十分想家,常常睡到半夜坐在桌子上哭鼻子。按當時行業內不成文的規矩,學徒是不拿工錢的。那三年里,李鴻飛得到的唯一一筆“工資”是臨出師前師傅給他買衣服的100元錢。盡管如此,但他仍覺得很值得,“只要能學到好手藝,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《中國徽菜》雜志2005年5月刊曾以李鴻飛為封面人物,對其進行了報道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廚藝生涯中的四次跨越

            1990年8月,李鴻飛離開了“文化邨”,來到阜陽當時較有名氣的社會酒樓“醉仙居”工作。該店有不少名師名廚,開始李鴻飛只是做案板師傅,偶爾也上灶。但對這樣的安排,他并無怨言。很快他就因好學上進和嫻熟的基本功,得到了老板的賞識。一年后,便調整為爐臺師傅。雖然這只是一般的崗位調整,但對李鴻飛來說,卻是從事廚師工作以來一次質的飛躍。因為他已成為了一個名副其實的“大師傅”了,而且是一家較有名氣酒樓的“大師傅”。為此,他著實偷偷高興了好一陣子。

            李鴻飛雖然廚藝在一步步提高,但卻深知自己的理論知識有限。于是,工作之余他經常到書店看書,買些有關烹飪方面的書刊雜志,以提高自己的理論水平。1992年春節,酒店放假,他并沒有和其他人一樣走親訪友,而是整天把自己泡在書店里。當從書刊資料中得知揚州商專烹飪培訓班招生時,他毫不猶豫地辭掉了在“醉仙居”的工作,自費到揚州商專參加培訓。經過三個月的培訓,他掌握了菜肴成本控制、菜肴創新、干貨漲發、冷拼等烹飪技術,特別是烹飪理論知識得到了很大的提高,這使他在以后的工作中如虎添翼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與時任阜陽市市長孫云飛親切交談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從揚州商?;貋砗?,他憑著過硬的技藝,進入阜陽當時規模最大的社會酒樓——工力大酒店,這可謂是李鴻飛廚藝生涯的又一次飛躍。他用極短的時間實現了從一般爐臺師傅到主廚的跨躍。1995年上半年,阜陽當時規模最大,檔次最高的電業大酒店開業,他應邀擔任主廚。1996年底,又一家更大規模的社會酒樓—-龍騰大酒店開業,李鴻飛又來到龍騰大酒店任主廚。李鴻飛的到來,使得龍騰大酒店成為了阜陽當時生意最火爆的一家酒店,日平均營業額3萬多元,李鴻飛也因此在阜陽烹飪界小有名氣。但他并未滿足,除在技術上精益求精外,他還不斷向同行學習廚房管理方面的知識,以拓展自己的發展空間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李鴻飛制作的菜肴“宮廷鱔背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。就在李鴻飛將龍騰大酒店生意做得風生水起的時候,另一位酒店老板看中了他。那時,阜陽白金漢宮大酒店董事長劉士強因生意原因,經常到龍騰大酒店請客。他看到客人都夸獎這里的菜肴做得好,于是就暗中打聽主廚是誰。在得知李鴻飛是龍騰酒店的主廚后,劉董事長主動約他交談,和他交朋友。1998年1月18日,白金漢宮大酒店開業,劉董事長力邀李鴻飛擔任該店廚師長。這是李鴻飛廚藝生涯的第三次飛躍,他也自此正式從技術工走上管理崗位。崗位變了,擔子重了,責任大了,這又給李鴻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為了能盡快適應這新的崗位,除酒店安排的外地交流學習外,他還利用假期自費到上海、杭州、廣東、四川等地和烹飪界的朋友交流學習,組織阜陽地區烹飪技藝交流會等。通過交流和學習,開闊了眼界,提高了技藝和管理水平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李鴻飛制作的菜肴“劉伶酒傭肉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有志者事竟成。在白金漢宮,李鴻飛充分展示了自己高超的烹飪技藝和管理才能。2001年,他榮升為白金漢宮行政總廚。這是李鴻飛廚藝生涯的第四次飛躍。這次飛躍使他從一般的管理者成為了一名高層管理者,進而走向領導崗位。目前,他全權負責分管白金漢宮各個店面的廚房管理工作。雖然職務高了,但他依然舍不得離開鍋碗瓢勺,每周仍要擠出時間上灶。正如他所說,“職務再變,手藝也不能丟”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美食成就夢想

            李鴻飛已在風風雨雨中走過了近三十個廚藝春秋。由于師從高智禮大師,又得到張建強、孫成應等大師的指點,加之自己勤學苦練,他的烹飪技藝日益精湛,其代表菜肴脆皮貢椿、秘制羊肉、灌湯蝦球、菊花牛鞭、鍋貼腰子、紫砂小棗肉、酥皮烤魚、劉彾酒香肉等曾在各類烹飪大賽中屢屢獲獎。

            1996年,李鴻代表阜陽市(當時縣級市)參加阜陽地區菜籃子杯烹飪技術大賽獲團體賽第一名;2001年,獲安徽省徽菜烹飪技術大賽個人賽金獎,同年,擔任阜陽市科技咨詢專家委員會烹飪專家委員會委員,被評為國家二級評委;2002年,被授予安徽烹飪大師、中國徽菜大師稱號;2005年,當選為省勞動和社會保障廳阜陽市烹飪技術鑒定委員會委員,省烹飪協會理事、副秘書長,并榮獲中華金廚獎;2006年,被授予中國烹飪大師稱號;2008年,應臺北美食展組委會邀請,赴臺出席第19屆臺北美食展,并在展會上作徽菜技藝表演,《阜陽日報》、《穎州晚報》等新聞媒體都曾對他的事跡給予了報道。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應臺北美食展組委會邀請,赴臺出席第19屆臺北美食展,并在展會上作徽菜技藝表演  。圖為李鴻飛(右四)及安徽代表團其他成員 在美食展閉幕式上接受頒獎。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“……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鐘,全力以赴我們心中的夢,不經歷風雨怎么見彩虹,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……”回顧李鴻飛近三十年的廚藝歷程,也許用這首《真心英雄》更能恰如其分表達出他內心的感受。李鴻飛為廚藝付出了很多,但也因廚藝得到了很多。他今后的路還很長,我們有理由相信他一路順風!

            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,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区,三级床震失叫大尺度视频,亚洲五月综合自拍区 网站地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