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p id="hcfus"></rp><rp id="hcfus"></rp>
  • <cite id="hcfus"></cite>

          1. 大師風采

            大師風采
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大師風采 > 正文

            詹金華,從臨時工到總經理的心路歷程

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17-01-25 16:11:54 閱讀次數:0 分享到:
                    
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他是一名技藝高超的中國烹飪名師,更是一名優秀的餐飲職業經理人;他出身農村,做過臨時工,當過廚師,又從廚師一步步走上管理崗位,他比普通管理者多了一份對行業的理解,又比行內人有著更開闊的眼界。早在高端餐飲大行其道之時,他便提出“著眼百姓盤中餐,服務居民三頓飯”的口號,堅持只做百姓喜歡吃、吃得起的家常菜。如今,他經營的孫府大院生意火爆,排隊就餐,已成為安徽大眾化餐飲的知名品牌。他就是合肥孫府大院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詹金華。
              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進城打工的鄉村少年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1975年,詹金華出生在太湖縣一個偏僻的山村,父親是鄉村醫生,母親是個普通農家婦女,一家人的生活雖談不上富裕但也算殷實。小時候的詹金華是在無憂無慮中度過的。由于工作關系,那時,父親經常往返于合肥和太湖之間,每次出差回來,父親都要帶回城里孩子喜歡的玩具和小人書,這使詹金華從小就比一般孩子多了一份優越感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 但這種衣食無憂的生活沒能一直維持下去,隨著父親的“下崗”,一家人的生活變得艱難起來。1980年代中期,國家對“赤腳醫生”實行“一刀切”,由于沒有正式編制,父親失去了鄉村醫生的工作,再加上蓋房欠下的上千元的債務,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頓,有時連米飯也難吃上,只能靠紅薯、南瓜填飽肚子。經濟上的捉襟見肘,讓少年詹金華體會到生活的艱辛與磨難。1992年,17歲的詹金華初中未畢業,就放棄學業選擇了人生的另一條道路——進城打工。
            可當時想要在城里找份工作并不容易,尤其是對詹金華這個未滿18周歲的未成年人,沒有單位愿意接收他。詹金華想到在省石化廳招待所工作的外公,希望外公能幫著找份活做。在外公的幫助下,石化廳招待所終于同意讓他來食堂當臨時工,這讓詹金華喜出望外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 1991年12月31日,是詹金華來終生難忘的日子。這一天,在父親的陪伴下,他踏上了去合肥打工的行程??傻谝淮纬鲞h門的經歷對詹金華來說并不輕松。由于他所在的太湖縣九田鄉地處大別山區,道路崎嶇,交通閉塞,當時想要去合肥,就必須翻山越嶺,步行50多公里的山路到太湖縣城,然后才能坐上去省城的長途汽車。詹金華還記得,那天天下著大雪,為了能趕上第二天一早的班車,下午5點鐘,他就出門了。趁著夜色,踩著齊膝深的積雪,深一腳淺一腳地艱難行走在崇山峻嶺中。雪越下越大,像針扎在臉上,厚厚的積雪把山路裹得嚴嚴實實,一路上,也記不清跌了多少跤。到達縣城時,已是第二天早上8點鐘。“54公里的山路,我整整走了15個小時,當坐上開往合肥的班車時,我才意識到雙腿已不能動彈了。”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    學徒工小詹的從廚之路

                  臨時工小詹沒有讓招待所領導失望。他心里明白,對一個剛走出來的農村孩子來說,要想在城里立足,踏實和勤奮是自己唯一的本錢。正因如此,別人不愿干的活、不愿做的事,他都是笑嘻嘻地搶著去做,很快他就贏得了大家的賞識。在招待所馮師傅和阿姨們的指導下,詹金華見識了很多菜肴,接觸了不同的烹調技法,他也漸漸體會到烹飪是一門高深的學問,需要不斷地用心去學習和領悟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1992年,詹金華離開石化廳招待所,來到合肥三孝口附近的康乃馨酒店做學徒,跟著定遠人沈師傅、郭師傅學習徽菜制作技術。由于聰明好學,在兩位師傅的精心栽培下,他的刀工和爐臺技術進步很快,對徽菜的味型特點也有了全面了解,這為他日后的從廚之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 成功沒有捷徑。要想做得出色,只有比別人付出更多。在康乃馨酒店,別人九點鐘上班,他七點鐘就到了,直到晚上九點鐘下班,每天工作十三、四個小時。由于當時學徒工不拿工資,下班后,他還要匆忙趕往五里墩,幫人值夜班,一個月工資60塊錢?;貞泴W徒時經歷,詹金華說,雖然清苦,但很值得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 1990年代,粵菜風行全國各地,合肥的新粵、新廣州、不夜城等粵菜館生意火爆。為了能學會粵菜制作技術,掌握不同菜系的烹制技法,1994年,詹金華又跳槽到合肥一家以經營粵菜聞名的酒店——南海漁港酒樓。在這里,他一邊學做粵菜,一邊學習廣式點心制作。詹金華回憶說,剛到南海漁港時,酒店總經理兼行政總廚李總對他提出的要求是:勤奮好學,博采眾長。多年來,他也是一直這么做的。為了能豐富自己的閱歷,學到更多的烹飪制作技藝和先進的廚房管理經驗,他曾先后在江蘇、上海、廣州、烏魯木齊等酒店工作,向全國各地的名廚大師取經學藝。期間,干過案板、站過爐臺、做過白案等不同工種,擔任過廚師長、行政總廚、主管、餐飲部經理、餐飲總監等職務,而這些經歷也成了他人生中一筆難得的財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    一個有家鄉情節的人

                 經過多年的歷練,知識和技藝有了很大進步,2000年,詹金華決定回合肥發展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“在外久了,難免會想家。” 詹金華這樣解釋回合肥的原因。在他看來,自己喜歡生活在合肥這樣的城市,畢竟學徒時就在合肥,已習慣了這里的一切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回到合肥,他先是擔任不倒翁淮河路店粵菜主廚,此后又擔任不倒翁梅山路店廚師長,2007年,不倒翁潤德店開業,他參與了酒店的籌建并擔任廚師長一職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    從大廚到老總的華麗轉身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2011年,是詹金華入行的第十九個年頭。
               
                 這一年,他應合肥孫府大院孫董事長之邀,擔任酒店總經理一職。這對他來說,又是人生的一次考驗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 詹金華說自己是個喜歡挑戰的人,盡管以前管理廚房得心應手,但對前廳管理完全沒有經驗,更不要說管理整個酒店了。盡管如此,他還是欣然接受了孫董的邀請。這其中除了對自己能力的信任,更緣于對孫董的欣賞和信任——他和孫董是多年的朋友,兩人交情甚篤,志趣相投,都有惺惺相惜之感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孫府剛籌建時,有人建議做中高端餐飲。但豐富的從業經歷和獨到的商業眼光,讓他們同時看到了農家菜蘊藏的商機。“著眼百姓盤中餐,服務居民三頓飯”,孫府只做只做百姓喜歡吃、吃得起的家常菜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事實證明,他們的想法是正確的。如今在孫府,寬敞明亮的大廳、紅木如意桌椅、雙面雕花門窗,地地道道的農家原料,原汁原味的菜肴口味,使得孫府成為時下合肥最具知名度的大眾化餐飲之一, 顧客排隊就餐,生意異?;鸨?。而詹金華也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稱得上是一位合格的餐飲管理者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但詹金華并不滿足于此,他和孫董謀劃,要將孫府大院的成功的經驗進行復制。2014年 ,孫府大院晚報社店開業,生意同樣紅火。2015年初,合肥孫府大院餐飲有限責任公司成立,正式步入公司化運營,開始引進人才,實行連鎖經營。在詹金華的心中,孫府大院還有一個更偉大的愿景,那就是再在合肥東南西北各開一家分店,以國內外優秀餐飲連鎖企業為榜樣,為消費者提供更健康的產品和更優質的服務,把孫府大院打造成全國知名的特色餐飲品牌。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編注:

                  從勤雜工打拼到總經理,這種現象在我省還沒有,全國也少見,但這不是偶然的,而是“十年磨一劍”的結果。首先,他有明確志向。當初他離開家鄉時,頂著風雪,不畏寒冷和黑暗,翻山越嶺,用15個小時走了100的山路。是什么力量支撐著他,那就是志向,就是“出去一定要混出個模樣來”。其次是勤學苦練。不論在什么地方干,不論干什么工作,都他是有心人,注重學技藝,學管理,學營銷。他不僅勤學,還勤于思考,在籌備和定位“孫府大院”時,準確分析了國家政策和餐飲市場的變化趨勢,牢牢掌握了市場脈搏,經營上堅持百姓路線,產品上主打地方特色,營銷上注重客人口碑,所以,孫府大院的生意從開業的第六天開始,一直火爆到現在。其三,是積累知識。他從合肥開始,先后到過廣州、江蘇、烏魯木齊、上海,又回到合肥,做過徽菜、粵菜主廚,學過面點,在打荷、案板、爐臺、主管、廚師長、行政總廚、餐飲部經理、副經理、總經理崗位都做過,每一個地方的改變,每一次崗位的更替,都是一次知識和經驗的積累及能力的提升。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乱人伦中文视频在线,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区,三级床震失叫大尺度视频,亚洲五月综合自拍区 网站地图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